給頻頻爆雷的長租公寓念“緊箍咒”
杭州住房租賃市場3個新規將先后實施

  “各位出租房屋的業主請注意,以后沒證件的房源,外網展示一律強制下架,證件(房產證)也是房管局強制審核的了,望知曉!已經有證件的未展示的業主不要著急,這邊審核需要時間……”

  “我們起訴托管公司,接到通知11月29日開庭,到了法院當庭被告知從事長租公寓經營的杭州泊舍公寓有限公司公司已于10月11日注銷……說起訴主體不存在,駁回起訴。唉!”

  屠女士和項女士分別是房產中介經紀人和房東,12月11日,她們各自發了朋友圈。

  屠女士的提醒,來源于規范杭州住房租賃的新規——《杭州市住房租賃合同網簽備案管理辦法》《杭州市促進住房租賃市場發展專項扶持資金管理辦法》當天正式實施。加上明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杭州市住房租賃資金監管辦法(試行)》,包括長租公寓在內的住房租賃市場將在嚴格監管下運行。

  項女士的感嘆,則代表著在嚴格監管前,長租公寓頻頻爆雷后,遭受損失的房東和租戶維權的艱辛。

  在3個新規出臺并實施后,住房租賃市場特別是長租公寓的準入門檻提高,市場各方都期待著各種亂象能被遏制。

“早點嚴格監管就好了”

  西溪藍海城是杭州的一個網紅樓盤,這主要是因為業主大多將房子用于出租,并交由大大小小的公司托管,在“鼎家”公寓爆雷之后,“泊舍”公寓、“樂伽”公寓等也跑路了,導致業主和托管公司、租客之間的矛盾不斷。 

  將房子托管給“泊舍”公寓的業主項女士說,2018年7月簽訂托管合同時,對方提出合同3年一簽,她3個月后才收到從私人賬戶打來的租金,但租金只收了3個月,對方就找理由拖欠,最后干脆以房子質量存在問題為由撒手不管了。

  “這是對方先違約,合同約定得另外賠償3萬元違約金。”項女士提出,“泊舍”公寓中途跑路導致她房租和其他損失超過1.7萬元。而“泊舍”公寓在西溪藍海城托管的房子就有200套左右。

  項女士和西溪藍海城的其他業主向法院起訴“泊舍”公寓后,開庭時才知道“泊舍”公寓所在的公司10月已經注銷了。“那天法官打比方給我們起訴的業主聽,說公司注銷,相當于人死了,活人怎么跟死人打官司?”項女士等業主頗為無奈。

  “早點嚴格監管起來就好了,那就沒有這些煩心事了。”西溪藍海城的物管經理魯進明說,“新規中要求房屋出租要辦理網簽備案,這一點是否要求物業配合,目前還沒有接到相關部門通知。”

監管從中介和托管公司開始

  根據《杭州市住房租賃合同網簽備案管理辦法》,各類經營主體對外出租住房的,應當將房源信息及時向市租賃平臺申報。所有向市租賃平臺申報的房源信息經核驗后對外發布。

  各類經營主體、單位和個人通過市租賃平臺申報房源信息時,應當按要求上傳租賃房源權屬證明、產權人身份證明、租賃合同、托管合同等材料,并對所發布房源的真實性、合規性、安全性負責。

  除了包括中介公司和經營長租公寓的托管公司對外出租房子需要辦理網簽之外,房東個人出租自己房子是否也要網簽備案?對此,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的答復是:監管先從中介和托管公司開始,如果房東個人出租自己名下住房也可以通過杭州市住房租賃監管服務平臺進行網上申報和備案。

  此外,為保證交易安全和住房租賃市場秩序,根據《杭州市住房租賃資金監管辦法(試行)》,從事利用收儲房源開展住房出租業務的企業,也就是大家所說的長租公寓,須在專戶中凍結部分資金作為風險防控金,在特定情況下用于支付房源委托出租人租金及退還承租人押金,風險防控金不得隨意使用。風險防控金的總額,按住房租賃企業納入租賃平臺管理房源量對應的應付委托出租人月租金總額的2倍確定。“托管式”住房租賃企業應在規定時間內將風險防控金全部繳交到位。自2020年1月1日起,對新增委托房源,應同步將對應房源的風險防控金繳交到位;對存量委托房源,3個月內應繳交風險防控金30%,6個月內繳交至50%,12個月全部繳交到位。

  “風險防控金是專門針對長租公寓頻頻爆雷而增設的。“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表示,這在抬高長租公寓準入門檻,規范市場秩序、保障房東和租客合法權益的同時,也促進租賃市場特別是長租公寓這個新興行業的優勝劣汰。




8波足球比分即时比分